想到克劳利和《律法之书》成默有些遗憾那本原版的《律法之书》并没有拿到手,他从那个旧书摊获得只有《日内瓦圣经》、《撒旦黑书》以及在“阿斯加德遗迹之地”也出现过的《智慧之书》。

  《智慧之书》和《日内瓦圣经》上的文字都还没有破解,暂且不去管它,《撒旦黑书》成默倒是看过,除了提及一些黑魔法的仪式,也详细介绍了一些“瑜伽”动作。

  毫无疑问,谢旻韫冥想的时候也会练习瑜伽并不是一种巧合。

  也许普通人认为瑜伽只是一种时髦的健身方式,但成默知道,真正的“瑜伽”可不是“健身”这么简单锻炼肉体的方式。

  这个具有几千年历史的“东西”,不仅能简单的把它当做“锻炼方式”,还可以把“它”理解成哲学,或者把它理解成“修行”,即便是把它当做与“为爱鼓掌”相关的姿势也没有错,毕竟它对那方面确实有作用。

  而写《律法之书》的克劳利,不仅是“s/e/x魔法”的狂热爱好者,更是瑜伽的忠实鼓吹者。当然克劳利看重瑜伽,可不是为了健身或者说是多练习几个为爱鼓掌的姿势,而是他认为瑜伽是一种可以把万事万物联系在一起的修行方式。

  成默在失去了《律法之书》之后,查找了无数关于克劳利的资料,看了克劳利所存世的文章和书籍,其中就有一篇论文就是阐明了他的瑜伽修行学说。成默仔细回忆就能想起文章的全部的内容。

  克劳利在论文中以奶酪为例,来解释瑜伽的作用。克劳利说,奶酪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但是在不同的人嘴里,同一种奶酪却能品出不同的风味。这种风味既不存在于奶酪中,也不存在于人嘴里,只有当二者相遇时才会出现。

  瑜伽也是如此,不同的人修炼瑜伽,能够把自身的思想和潜意识与周围的世界联系起来。而克劳利把瑜伽的修行分为四个阶段,他自称已经练到了最高的第四阶段,可以白日飞升。

  原本成默认为这只是无稽之谈,但现在他却不再这么认为。联想当年钻研“黑魔法”的可不只是克劳利,其中还不乏大名鼎鼎的科学家,比如钱学森的同学著名火箭科学家帕森斯就是克劳利的接班人。

  1941年,帕森斯加入了o.t.o教(ordo tefayette ronald hubbard)成为至交并共同致力于魔术实验,日后的贺伯特成为了科学教(又称山达基教)的创始人,科学家影响甚光,汤姆·克鲁斯等好莱坞巨星都是此教派信徒。

  不只是国外,国内关于“黑魔法”,也就是“特异功能”的研究也曾经掀起过一股热潮,就连钱老都写出《论人体科学与现代科技》这样分析“特异功能”书籍。

  成默很早就看过这本书,书上把人体称之为一个巨系统,这个系统是开放的,和宇宙这个超巨系统相连的。钱老认为人体可以进入一个特殊的状态,这个状态用量子力学的词汇解释叫做“eigen state”(本征态)。

  钱老把量子力学和引力场的结合起来,得到了一个更小的尺度,这个尺度不是十的负十八次方厘米,而是十的负二十四次方厘米。在这个尺度之下,时空跳动的十分杂乱且快。这就进入了波姆所说的“隐秩序”。

  在十的负二十四次方厘米超级微观状态下,所有的“特异功能”都能清楚的得到解释。

  后面钱老还说想要“引发特异功能不能使用常规的方法”,曾经成默不知道“乌洛波洛斯”的存在,以为这不过是特殊年代的特殊理论,又或者说是某些部门骗经费的招数,现在才知道“特异功能”并非不存在,而是绝大多数都只存在于“载体”身上,只有一小部分人类本体能够掌握“特异功能”。

  成默厘清了思路便打算尝试,他仔细回忆了一下《撒旦黑书》里记载过的瑜伽体式,书中记录最多的就是适合双修的双人体式,只是眼下他只有一个人,自然只能练习单人体式,而单人体式只有三种,全都是“蛇式”,以及蛇式的高级变体。

  《撒旦黑色》里还写了一些配合做瑜伽的物品,眼下自然是无从准备,成默也没有打算准备,便打算从嘴简单的“蛇式”开始练习。

  成默跪在了木床上,双手撑住床上,双腿向后延伸,挺直腰背,腹部紧贴着床面,慢慢撑起身体,眼睛直视前方,模仿一条蛇昂起头的模样。因为之前成默一直有练习瑜伽冥想,所以他并没有感觉太多不适应。

  只是以往他都是闭着眼睛的,这一次他则始终盯着一片黑暗的虚空之中。并尝试着练习用第三只眼睛(意识)观察自己的体式。成默这种使用过载体的聪明人,立刻就明白书上所说的“内观”是什么意思,

  那就是靠自己的意识去感知自己的身体里的每一块肌肉、每一块骨骼的转动和伸缩……借此逐渐加强自我与身体的沟通、对身体的控制。

  练习了三个小时,成默才舒展身体,进入休息的状态,在大脑里又研究了半天之前他从别的渠道弄来的《律法之书》,到脑子觉得累的时候,成默又开始练习瑜伽。

  如此反复,一天时间过的飞快,接下来的十多天都十分规律的练习瑜伽冥想和研究他记忆中的黑魔法书籍,虽说并没有出现什么奇迹,但成默却觉得自己的神经越来越放松,不像之前那么压抑难受。

  每天起来都精神饱满,不仅对肉食的渴望大大降低,就连房间里那腐臭的气味也淡了下去,似乎变的清新起来。

  这更加深了成默的信心,他将“蛇式”练习到了最高难度的高级变体,不仅身体越来越柔韧,就连肌肉也变的紧实,整个人看上去不再像以前那么柔弱,而是多了一种挺拔的气质。只是练习“蛇式”也不是没有副作用,他内心对为爱鼓掌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以至于会做刺激异常的椿梦,然后就会自然而然的跑马圈地。

  成默并不为做梦而羞耻,只是他的平角裤经不起洗,在经过了一百多天之后变的千疮百孔,不得不英勇就义。无奈的成默只能穿长裤挂空档,不幸的是他进来的时候穿的是条高月美给他买的牛仔裤,裤子有些紧不说,那条拉链还颇为坚硬,这极大的妨碍了成默的睡眠。

  有一天夜里,好梦正酣,他梦见了几年前的场景,那是他刚拿到乌洛波洛斯不久,还在音颜酒吧里打工。他欺骗了高月美说白秀秀中了邪,让高月美把他领会了白秀秀位于万大公馆的顶复公寓。

  高月美在客厅里等着,他则站在白秀秀的床前,那场景是如此真实,绣着隐约金线的轻纱萝帐悬在宽阔的欧式大床四周,床头灯散发着温暖的光,象牙白的锦缎薄被和白秀秀瓷器般的肌肤相映生辉。

  她躺在其间,就是一弯明月,就是诱惑人堕落的人间绝色。

  在梦中成默就连那清幽的竹林味道都闻得清清楚楚,可就在万事俱备千钧一发之际,他却发现自己裤子上的拉链却怎么也拉不下来,成默急得从梦中惊醒,才发现自己并不在白秀秀的房间内,而是在一间监牢之内。

  他长叹了一口气,躺下想要重新入睡,可心中的激情却迟迟无法消退,造成了某些不可描叙的原因怎么也睡不着。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成眠,便干脆起身脱掉了牛仔裤,开始练习瑜伽。

  和以往练习瑜伽心平气和的状态不一样,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在一种极端亢奋的状态,有种不断刺激着心跳的欲望在身体里膨胀。在他进入瑜伽姿态以后,这种情绪并没有消退,反而愈来愈强烈。

  已经能轻松打开第三只眼睛内观的成默震惊的发现,自己身体里有通道被打开了。成默浑身颤抖,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紧张,他必须维持住他的激情和欲望。按照克劳利的理论,入门者的道路就是要以一种高度特别的方法来使用激情的能量,他必须维持住这种激情,并将其容纳住,把它转变成磁场。

  成默深深的呼吸,那些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都猛虎将只为原作者赵青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青杉并收藏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