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曦察觉了些许异样立刻回头,毒针已经与她擦脸而过,瞳孔猛的睁大,紫曦此刻心里很着急,可是她已经来不及了。

  “小姐!”

  其实灵儿也察觉到了,只是她想看看,这个白天是不是真的想杀了她。手中紫灵鞭逐渐显现,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挥出去,只听‘叮’的一声,一炳大刀挡在了灵儿面前,毒针撞上去,应声掉落。

  毒针落地,周遭环境瞬间荒芜了一大片,由此这毒性之强,可见一斑。这是白天藏着的杀手锏,基本没有失手过。挡掉毒针之后,朝着白天的位置一挥,藏在角落的白天一下子飞了出来,狠狠的摔在地上,口吐鲜血。

  “奴婢见过尊上。”看清来人之后,紫曦立刻跪下行礼。

  至于被甩出来的白天,此刻已然清醒了。摇了摇脑袋,抬头就看到了挡在灵儿身前的帝弑天。刚才发生的一幕,突然在脑海中重现,白天猛的睁大了眼睛,立刻爬起来跪在地上。

  “尊上,刚才的事情不是那样的,尊上我没有想那样做,刚才……刚才那不是我的本意,尊上……”尊上亲眼看到自己出手意图杀害夏灵儿,如今解释这些,不知道是不是有用。只是他说的都是真的,他从来没想过要杀了夏灵儿,他只是想让他离开尊上而已。

  他也不知道他刚才是怎么了,好像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帝弑天没有搭理白天,而是回头看向灵儿。“小东西,你没事吧?”

  熟悉的称呼,本以为余生只会在回忆中存在,可她再次清楚的听到了。灵儿一时间有些蒙又有些想哭,这一瞬间,仿佛回到了三年前,回到了天和大陆。眼前的人不是冷酷无情的九幽魔尊,而是那个满心满眼都是她的男人。

  “天天?”灵儿试探性的开口,因为他不能确定,现在这个帝弑天是不是想起以前了。抬眸,对上那双好看的红色,里面反映着她的脸。

  帝弑天没有说话,而是一把将灵儿拉到了怀里,紧紧的抱住。“小东西,是我,我回来了。”

  这一句话,成功的让灵儿泪目了。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断地往下淌,伸出双手,紧紧的回抱住了帝弑天的腰身。

  天天回来了,她的天天回来了,真好!

  “天天,我等了你好久,真的好久啊……”说话的语气逐渐哽咽,最后将头埋进帝弑天的胸膛,呜呜的哭了起来。因为太过伤心,肩膀微微颤动着。

  看着这个样子的夏灵儿,帝弑天的心像被针扎一般疼。“别哭了,都是我的错,我……要不你打我吧,是我让你伤心了。”帝弑天并不是一个擅长哄人的人,甚至多说几句话对他而言,都很困难。能说出这些,对在场的众人而言,都是惊吓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真的不敢相信,他们高冷寡言的主子,还能有这么接地气的时候。爱情果然是伟大的,能让一个人改变自己所有的坚持和原则,甚至变得不像自己。

  紫曦在一旁看着,由最初的目瞪口呆,到现在的满心羡慕,果然爱情是值得被期待和追寻的!尽管不知道主子和灵小姐之间发生过什么,可是光看主子对灵小姐说话的样子就知道,主子一定爱极了这个女人。

  相对于紫曦的羡慕,白天此刻就比较苦逼了。看样子主子是完全想起来了,加上刚才主子亲眼看到自己刺杀夏灵儿……他这条命,今天恐怕是就交代在这儿了。真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过了好一会儿,灵儿才慢慢的从帝弑天怀里退出来。帝弑天揉了揉灵儿的脑袋,看向一边跪着的白天。

  “你可知罪?”声音冷酷,好似来自地狱的判决,让白天感觉一瞬间坠入冰渊地狱,在刺骨的严寒中,等待死亡的宣判。

  “属下……之罪。”按照主子之前宠爱夏灵儿的程度,现在不管他说什么都来不及了。既然如此,他也就放弃了。只是心中还是有些许遗憾的,不能陪主子走到最后了。白天头磕在地上,像是死亡的诀别,然后迅速的抽出手上的毒针,朝着自己的脑门刺去。

  只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原本要刺进去的银针,被灵儿用鞭子打落了。白天朝着灵儿望去,眼神复杂。

  “看在我们曾经相识一场的份上,这次不用死。”

  帝弑天回眸,看向灵儿,似乎在询问灵儿的意思。

  “刚才发生的一幕,确实诡异。虽然白天故意隐瞒不像让我接近你,可应该不至于想要置我于死地。”而且刚才,她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一种其他的力量。白天适才的动作,其实灵儿都有注意,很不正常。

  白天属实没想到,这个关头给他求情的人,会是夏灵儿。之前明明他还那么对她……

  “属下谢过灵小姐不杀之恩。”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试图伤害他的小东西的人,不论是谁,也不管有没有成功,他都不能忍。

  “极恶之渊。”

  “属下遵命。”

  白天转身要走的时候,灵儿再度开口道。“白公公怕是不知道吧,云海城的女皇陛下叫夏灵儿,我就是来自云海城。”

  什么!白天的眼睛瞪大了,这么说的话,夏灵儿就是云海女皇,就是那个跟主子有婚约的女人。那么他之前所作所为,岂不是一场笑话。更因此遭此横祸,呵呵……

  白天的步伐变得虚浮,背影看起来没有了往日的精神,好像一瞬间被抽空了,无精打采的样子。

  白天离去后,紫曦也悄无声息的退下,将这里留给了帝弑天和灵儿。

  他们分别了三年,三年在他们的整个人生中,并不算是特别长的日子,可是因为心中那份情,这三年显得漫长而又痛苦。此刻再次见到,心中感慨万千。

  帝弑天因为灵魂受创进入修养,机缘巧合造成魂魄离体,于是就有了天和大陆的人间帝王。修养完毕之后,只有占用一魄的人间帝王死亡,九幽魔尊才能醒来。

  而白天是帝弑天最信任的影卫,即便是帝弑天修养期间,白天也始终跟随魄左右。所以这期间所发生的一切,他从头到尾都一清二楚,只是在九幽魔尊醒来之后,他选择了隐瞒。

  灵儿也讲述了她这三年来的生活。“对了天天,你喜欢孩子吗?”万一帝弑天不喜欢小孩,那驭儿怎么办。

  提到孩子,帝弑天的睫毛微微颤了颤。他知道她生了一个孩子,他的孩子。

  “小东西,辛苦你了。”她那个时候那么伤心,还要一个人带孩子,该有多难啊。他真的不敢想象,那个时候的她,是如何撑过来的。

  灵儿笑了笑,“不辛苦,有云海城那么多人帮我,而且驭儿是一个非常听话的孩子,更多时候,反而是他在照顾我。而且那个时候,你消失了,我接受不了那么大的悲痛,将关于你的记忆全部遗忘。说起来咱两差不多,只不过我想起来的时间比你早那么几天。”这样说起来,好像也挺公平的。因为他们都将对方遗忘了。

  尽管灵儿说的云淡风轻,可帝弑天仍旧不能释怀。

  “是我亏欠你们的,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帝王宠之萌后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都猛虎将只为原作者冷出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冷出尘并收藏帝王宠之萌后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