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复宁径直坐了下来,“没事,我可没那么多讲究。”

  付远卓“哦”了一声,开始脱衣服,他取了衣架将外套挂在床边,那枚挂在胸前的太极龙“无极”徽章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颜复宁瞥了一眼那枚徽章,低头一边脱鞋一边说道:“冯茜茜配不上你。”

  “啊?”付远卓有些惊愕的回头看向了对面的颜复宁。

  “别在她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她不值得,而且她在伦敦找了个鬼佬,估计都同居了。”

  付远卓苦笑了一声,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的表情。

  颜复宁斜着身子抬手关了灯,躺在了床上,盖好被子,低声说:“你都是天选者了,什么妞没有?何必呢?”

  “啊!宁哥你怎么知道的?”付远卓震惊的看向了颜复宁,可惜黑暗中却看不见颜复宁的表情。

  “现在天选者又不是什么秘密,我有个朋友也是749研究所的人,一看你的徽章就明白了,怎么会不知道。”

  付远卓摸了摸头,也躺在了床上,他盖好被子望着上铺的床板,叹了口气说道:“天选者又怎么样?还不是得不到喜欢女孩子的心.....”

  “付远卓你这话让我瘆得慌,我敢保证冯茜茜要知道你是天选者,肯定会对你刮目相看,但你别这么没出息好不好?我觉得你应该先找个女生谈一场恋爱,你信不信等你有了女朋友,她又知道你是天选者,绝对会反过来追你。那个时候,你就会知道爱情不过如此,没什么意思,还是天选者的世界有意思。”

  付远卓不太相信冯茜茜是那种见异思迁的女生,不过他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小心翼翼的问:“宁哥.....不会.....”

  还没有等付远卓问出来,颜复宁就开口直接了当的否认道:“我没有,我不是!”

  “懂了,懂了。”

  “毕业了有什么打算?”

  “还没有想好。”付远卓诚实的回答道。

  “就呆在国内,不要去国外。”

  “为什么?”

  “现在国外很不安全,尤其是对我们华夏人。a国现在和我们处在全面对抗的状态,没有和解的可能,只能看谁先倒下。欧罗巴现在也不太平,据我朋友说,新欧宇在神将拿破仑七世的带领下展开了对黑死病的清缴。”

  颜复宁说的算不上特别大的机密,只要有第一手讯息就能得到这样的预判。不过对于付远卓这样还在研修中的学生而言,这样的消息就很震撼了。

  “黑死病?那个第二神将尼布甲尼撒带领的第三大天选者组织?”

  “嗯!去年的欧罗巴动乱给欧宇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欧宇得回血,必须找人开刀,毫无疑问‘黑死病’是最好的对象,背景不正,又是最大的难民输出组织,还足够有钱......可黑死病扎根欧罗巴已经有几百上千年的历史了,第二神将也不是省油的灯,现在欧罗巴比去年巴黎恐袭的时候还要乱.....潜行者人人自危,所以你毕业的时候一定要选择留在国内,别去国外.....”

  付远卓没有开口应诺,反而反问道:“那.....宁哥你呢?你不回来吗?”

  “我暂时回不来。”颜复宁停了一下,低声说,“我不在的时候帮我多照顾下童童,别让任何人欺负她。”

  “这不需要说。只是宁哥.....你别说的像是交代....那啥.....一样。”

  颜复宁笑了笑,“如果你不是天选者,我觉得你和童童挺合适的,可惜了。”

  “千万别,熟得跟铁哥们似的,没那么感觉,更何况......”

  “我知道,我知道她还没有忘记那个挨千刀的成默。”颜复宁直起身子,不解的问,“你说那小子有什么好的?又不帅,性格也不好......童童现在还挂念着他,表面上装作没事的样子,实际上整个人都不对了,完全没了以前活泼的样子.....md,要让我看到成默那小子,看我不锤爆他.....”

  付远卓苦笑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成默还是挺有人格魅力的,我同学一个个也是恨的他牙痒痒,不过内心却......怎么说,还是很佩服他......当然,童童对成默又是另一种感情了。”付远卓知道颜亦童有把对颜复宁的崇拜转嫁到成默身上,可这事他不好说。

  “总之,你帮我看着她点,娱乐圈又有点复杂,我不想我妹妹受一点委屈。谁要敢让她不开心,我打断他全家的腿......”

  “放心吧!宁哥,有我在不可能会让童童受委屈的,那不是不给我面子么?好歹咱也是天选者。”

  颜复宁重新躺了下去,“不放心你就不会跟你说这么多了。以后你多介绍点青年俊彦给童童认识,就两点要求,性格好,不能是天选者......”

  付远卓不解的问:“我说宁哥,怎么这么在意对方是不是天选者?”

  “我只想童童过普通人的正常生活,天选者的世界太复杂,也太危险了。”

  “明白啦!不过介绍对象这事有点难,她要知道我有这意思,非打死我不可。”

  “事在人为啊!算了,算了,反正万一她有什么谈恋爱的苗头,你先调查下对方的底,把资料交给我,让我审审......”

  “我说宁哥,你让我介绍对象,不会就是为了好调查吧?”

  “你熟悉的人总不会太坏,起码我会放心点。”

  “妹控”的变态行径让付远卓哭笑不得,只能无奈的说:“行,我会看着点的。”

  颜复宁“嗯”了一声道:“睡吧!”

  付远卓闭上了眼睛,他在黑暗中沉默了好一会,才轻声问道:“宁哥,你朋友有没有成默和谢旻韫的消息?”

  “等我回英格兰了帮你问问。”

  付远卓翻了个身说:“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就走。”

  “这么快?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多住几天?”

  “没时间,那边有个大课题在等着我研究。”

  “哦。”

  “睡吧!”

  “晚安。”

  “晚安。”

  实际上颜复宁之所以急着回去是因为欧宇正准备发动对德意志黑死病地下黑市的总攻击,德意志的地下黑市“自由市场”和希腊的地下黑市“海德拉”是欧罗巴最大的两个地下黑市。

  欧罗巴在拿破仑七世的整合之下,迅速右转,不断的扩张正府权利,为了回血,也为了遏制“自由主义”,向“黑死病”开战,肃清欧罗巴的潜行者地下世界势在必行。

  对于颜复宁来说这其中酝酿着大危险,也有大机会。如今他通过黑太子格罗夫纳已经进入了“黑死病”,不缺向上的渠道,缺的是建功立业的机会。眼下“黑死病”的危机,就是他不可错过的机会。

  这是这些事情就不能对付远卓说了。

  颜复宁睡在成默的床上,也久久不能入睡,也许是不习惯。他在英格兰潜伏那么长的时间,从没有睡过觉。一是不想浪费时间;二是不敢。不过颜复宁并不讨厌这样危机四伏的生活,他甘之如饴......

  ————————————————————————

  身处“海德拉”牢狱之中的成默却没有什么新年可过,眼见天气炎热了起来,一年时间一晃而过。这天打开小门送餐的却不是平常那个履带机器人,而是魔神贝雷特......

章节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都猛虎将只为原作者赵青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青杉并收藏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