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公夫人称病,主位上只坐着陆恒一人。

  一旁的椅子上是顾二公子,以及零星几个陆家的远亲。

  陆恒儿子其实不少,也扶持亲近子弟,甚至陆恒还抚养了不少遗孤。

  如今能坐在正堂的人却很少。

  顾三公子全家被陆恒送出京,抚养过的义子混血小王子也早就因为顾珈的事而离开镇国公府,回到他的部落。

  又因为大长公主的奸夫就打着陆家远亲的名,德才人也是以远亲在国公府长大的,等事情曝光后,大长公主被关进寺庙,镇国公夫人完全掌握中馈后,她借此机会赶走不少依附陆家生活的亲族。

  因此,陆家颇显人丁凋零。

  宽阔的正堂略显空旷。

  不过此时听到陆铮喊父亲,陆恒哪还有心思去想旁的事?

  他只觉得胸口被填满,心情极好,比喊舅舅还要高兴!

  陆铮的心还是偏向陆家的,他这些年所做的事,未必让姐姐同陆铮满意,可是陆铮却依旧认可他。

  “好,好,好。”

  陆恒连连说好,又没出息用袖角擦了擦眼泪,“你们都是好孩子,我……以后我就指望你们了,陆家的重担也在铮儿身上,我不是要求你一定做到,铮儿,我希望你明白,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陆恒的话,让顾三公子夫妻几乎绷不住优雅。

  他才是镇国公世子!

  不过郡主相对冷静,暗暗拽了顾三公子一把。

  陆铮夫妻能快晌午才来请安见礼,别人行吗?

  她可是记得自己新婚后第二天哪怕再累都得从床上爬起来,不敢迟到向大长公主,镇国公夫人行礼问安。

  而且进门一个月,她可是以郡主的身份在婆婆同大长公主跟前立规矩,听她们教诲,还要受当时镇国公世子夫人公主殿下的气。

  同人不同命,她看着顾瑶,自己进门后承受的委屈痛苦,顾瑶统统都不需要。

  镇国公早就说过,她掌管府中的对牌账目,但是陆铮院落的开支用度,以及下人奴婢都不归她管。

  陆恒捏了捏手中的封红,还是有点薄了。

  他有多久没听到陆铮叫自己父亲?

  陆铮承担着陆家的重任,又娶了个心爱的女子为妻,婚礼办得那么隆重盛大。

  他太吝啬岂不是让陆铮寒心?

  哪怕陆铮本身有银子,家底丰厚,可他给的同陆铮赚回来的银子意义不同。

  陆恒打开封红,又塞进去几张大额银票,重新封好后,递给陆铮,“一会儿,我再包个封红。”

  “多谢父亲。”

  陆铮毫无异样收下。

  陆恒更觉得欣喜,招来随从低声吩咐了几句。

  很快仆从端来一个首饰盒子。

  陆恒打开后,顾三夫人目不转睛看过去,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足以做传家宝。

  陆恒一样样递给顾瑶,“你婆婆身体不好,大夫特意交代不能吵她,你就不要去打扰她静养了,这些首饰本该她亲自送给你,如今只能由我代劳。”

  “这几件是我父亲在塞外征战时得到的,这件是前朝皇宫的宝贝,太祖特意赏赐给父亲,本是一对玉镯,一只姐姐带走了,剩下这只留给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颤抖吧,渣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都猛虎将只为原作者舞夜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舞夜夭并收藏颤抖吧,渣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