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态话题很快发酵开来。

  实在是万长生这个时候的名头,太响亮了!

  全国观众刚刚才看了春晚,他就选择对艺术圈开炮。

  还是如此不留情面的把最后一点点遮羞布都扯下来,连带让蜀美都被很多圈内人士骂得狗血淋头。

  哦,这些人的逻辑还真是这样的。

  你万长生不是有钱有产业,不在乎这个圈子给你带来业务。

  你才这样卖圈求荣的。

  那我们就收拾你的主管单位。

  你总要活在这个艺术创作环境,工作环境里面吧。

  从校方这边给你施加巨大的压力。

  这就好像派出所抓了付费型深度交流活动以后,总喜欢通知单位或者家里来交罚款领人一样。

  绕着弯的狠狠触及灵魂。

  更有点像,老子打不赢你,就去砸你们家玻璃。

  那些自以为还算是知名艺术家、画家或者评论家的人物。

  倚老卖老的摆架子抨击蜀美这些年是不是太放松对学生思想品德的教育,这种大逆不道的学生,瞧不起文艺工作者对社会巨大贡献的败类,怎么会允许他这样大放厥词。

  这一定是蜀美在教书育人的环节出了问题!

  万长生这是对艺术追求的否定,对千千万艺术家们的否定,这是穷凶极恶的要打倒颠覆艺术界的稳定结构。

  这是败家子,是混进艺术家队伍里面的叛徒!

  这种人怎么会获得青年艺术家称号,获得青年艺术金奖?

  要收回这些荣誉,收回这些成绩!

  这差不多已经是威胁了。

  还以为万长生跟他们一样,会把这些荣誉看成比命还重要的东西。

  哪怕万长生能做到淡泊名利,蜀川美院这种行政机构能做到吗?

  有多少个青年金奖,都能直接关系到美院的评级,乃至行政拨款。

  最近蜀美不是想获得博士点资格吗?

  只要涉及到圈内认可的就没戏了。

  更不用说各种师生队伍的切身利益,掂量下吧。

  你万长生搬起石头砸到的可是你周围人的脚!

  他们真以为自己有什么地位,以为自己在艺术领域能呼风唤雨呢。

  也真的以为立刻会有一大群蜀美的师生,会对万长生群起而攻之……

  赵磊磊他们苦笑一番,装着没听见。

  万长生在做什么,想什么,他们最清楚不过。

  只是没想到万长生居然敢在春晚刚刚尘埃落定的时候,抓住这个声名鹊起的机会,直接砸出大锤。

  印象中万长生总是温吞吞的迂回,不紧不慢的尽量把事情润雨细无声的搞定。

  怎么这次就如此重磅出击呢?

  可身处艺术圈,只要会思考的人,能够撇开自身利益去剖析的人,都会承认万长生说的是实话。

  艺术圈早就成了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边缘地带了。

  有关部门不满艺术家们的做法,老百姓更看不懂。

  要你歌颂这个时代,书写火热的生活,尽是些不走心的胡乱吹捧,还美其名曰是被迫粉饰太平。

  真有些什么事情触及到了自身利益,那就立刻跳起八丈高的骂娘。

  总是自诩为艺术不需要凡人理解,却又百般鄙夷普通大众审美意识差了几万年。

  这种几头不讨好的自私自利,所有圈内人都是看在眼里,骂在嘴边,然后事不关己就高高挂起了。

  所以老童他们几个根本就懒得打电话给万长生叮嘱怎么惹出这种祸事来。

  装着没听见,当缩头乌龟呗。

  过年春节没办公,有公事儿等到开学再说。

  是必然也是巧合,这两年蜀美的教师群体被清洗了两三遍。

  本来人数就很少没什么音量,剩下的也基本都比较年轻,对万长生这种出头掀翻老前辈的态度……

  还真没多反对。

  毕竟对刚刚进入教师层面的新人来说,还轮不到他们享受那些特权和福利呢。

  内心甚至有点看戏的感觉。

  那些什么网上的:“十问蜀美!”“向蜀美校方表达最严重的质询!”“炮打蜀美的一张大字报!”

  类似文章,还嬉皮笑脸的相互传递。

  只把赵磊磊害得有点惨,手机又不能关掉,被骂得哦……

  可在学生这里,骂蜀美的院长可以,骂万长生是不允许的。

  这些所谓的艺术家是不知道万长生在蜀美几千学子中的地位……

  今年大四即将毕业的学生,就是黄敏、付仕亮他们这一届,属于大美生比例最小的一届。

  后面基本上大部分学生都是万长生的艺考生。

  这种做法简直就像是火上浇油。

  大美社在各种群里面叫喊一声,我勒个去,万万骂你们这些艺术败类,艺术蛀虫,不好好的听着,还敢吭声?

  明事理的人都知道,年轻学生自己不用过日子,就特别容易冲动,主观性特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美时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都猛虎将只为原作者中秋月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中秋月明并收藏大美时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