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做几个月前,伦琴绝对想不到,自己一个被诅咒的,很有可能住在精神病院里终老的人,现在竟然会为着人类存亡而浴血奋战。

  而且浴的,还是这种有相当腐蚀性的怪物之血。

  浑身是血的怪物,不顾身上的伤口,疯狂地挥舞着自己尚且能够操纵的所有镰刀,试图毁灭周围的一切活物。

  当这些能以亚音速飞舞的镰刀触手,不管不顾地飞天遁地的时候,希望城的末日也就到来了。

  妄想躲在营地之内的人,被这些满载毁灭与死亡的触手割得支离破碎,哪怕是人体内最为坚固的颅骨,在这镰刀面前也不过是像黄油一样软弱。

  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他们,一个个在惊恐中被狂乱的镰刀切开了天灵盖,红的白的撒了一地。

  但这也不过是强弩之末了。

  挥霍完身上最后的力量以后,收割者仅存的触手再也支撑不住庞大的身体,彻底向地面倒去。

  轰隆隆的巨响中,侥幸仍活着的人感觉到大地一阵晃动,怪物再也没有爬起来。

  在它的后脑勺上,有一个巨大的空洞。

  伦琴整个人都没入了空洞当中。

  看到怪物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她才从这里面缓缓走出。

  这头收割者实在是过分庞大了,伦琴就像是从一幢倒塌的大楼中探出身来。

  ……

  看着脚下的巨大伤口,伦琴还不解气,想要多鞭几下尸,噔噔咚咚地踩了十多脚,彻底将这幢“大楼”踩成了废墟。

  此时她的鞋早已经在恐怖的摩擦中被烧成了灰,脚上穿着的丝袜也只剩下几根丝,但这丝毫不影响每一脚的破坏力。

  收割者堪比钢化纤维的表层防御,在这“战争踩踏”之下,跟普通的丝袜被轻易撕破也没什么区别。

  红色的血液中,其他一切都已经被她踩成了碎片,只有一个类似人类的头颅正躺在其中。

  头颅上有一处巨大的伤口,伤口依稀还能看出是一只脚的轮廓。

  “为什么会有人在里面操控?”

  她看着这诡异的一幕,灵光一闪下感觉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头绪。

  那是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

  那张脸她还有点眼熟,正是在原来的世界里,被自己和弟弟召唤过来的,自称“圣临行者”的大叔。

  “可是他跟‘圣临行者’不是一伙的吗,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要杀死他们呢?”

  ……

  “你,在疑惑?”

  一阵黑烟从她身后冒出,幻化成了白墨的样子。

  伦琴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身后的人。

  经过了刚刚的一场大战,她虽然没受什么伤,但身体的消耗已经很大,到了有些眩晕的地步,这严重影响了她的思考能力。

  她只能凭意志力强撑着。

  不说别的,至少得找个衣服穿上,还要把这一身的血污给洗干净,自己才能晕过去……

  “反正我想知道的,你也不会说。”经过了多次的碰壁,伦琴逐渐也清楚了这一位的性格,索性不去做无用功。

  ……

  从收割者的尸体旁,卷起一条被烟尘笼罩的路。

  那是她飞奔而过的轨迹。

  杀死这头怪物以后,她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现场,因为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没法见人。

  刚刚还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最初的寻道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神都猛虎将只为原作者橘子伯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橘子伯爵并收藏最初的寻道者最新章节